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马会397588王中王 >

泉州洛江阳光国际小区公共空间遭侵占 大爷杠上养生馆热心维权

发布日期:2019-09-05 22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闽南网4月14日讯 “不合理的事,再小也是大事。”说这话的是泉州洛江阳光国际广场小区的李大爷,他可是有名的“维权达人”。两年前,一家养生馆侵占小区公共平台做仓库,李大爷主动站出来替大家维权。面对其他业主“无所谓”的态度,李大爷选择“孤军奋战”,他研究法条,和商家、物业斡旋三个月,仓库终于被清走。去年10月,商家卷土重来,又占用这一平台晒起了毛巾。李大爷又开始呼吁大家一起维权,可业主们大多不热心,有人甚至说李大爷多管闲事。

  李大爷不听,“战斗”近半年,这一次又成功了。昨日上午,养生馆的工作人员终于说出了这句话:“这些毛巾我们会搬到楼上,不用这里了。”79岁的李大爷却撇了撇嘴,“不要说一套做一套哦。”

  李大爷2013年6月住进阳光国际小区五栋三楼。小区三楼以下是办公楼改造的,长廊式的结构使得采光、通风效果都很差。李大爷打开平面图,发现五栋三楼和六栋三楼的连接处有块公共平台,是属于五栋的,半封闭式的结构有利于通风采光。

  “五栋三层业主共有的平台,物业为什么不交付我们使用呢?”李大爷要求物业将平台门打开,却被拒绝。10月的一天,李大爷发现,原来这一公共平台被六栋三楼的明月湾养生馆占用了,里面搭了不少铁架子,用来放货物。

  李大爷找到了小区物业,养生馆答应3天后清理。但一天拖一天。一来二去快一个月了,事情还是没能解决。李大爷想找其他业主一起维权。“那边还有一块公共平台吗?”很多业主都表示不知情。李大爷一户户找,一户户说,可没有业主想插手管。态度好点的业主说,“您退休了有时间,您替我们维权吧”。遇上态度差的,直接把李大爷赶出来。更多人认为,平台没多大,又在角落,自己平时用不着,被占就被占。

  李大爷平时喜欢读书看报,格外注意物业与业主之间的纠纷报道,一些律师说法、相关案例,他都以剪报的形式保留下来。李大爷这回生气了,他发誓要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。2013年11月27日,他向洛江住建部门递上了三页洋洋洒洒的投诉书,并附上了相关法律法条。

  三天后,仓库被清理,公共平台恢复原状。李大爷很开心,经常到这里转转,舒展筋骨锻炼身体。平台被清空后,走廊里采光好了,12生肖图片简笔画图片,空气也流通了,夏天不再闻到楼梯间里垃圾的臭味。

  去年10月,李大爷发现,公共平台的门又被堵上了,养生馆竟利用这里的空间晾晒毛巾。物业态度看似很坚决,可是拖过春节,拖过元宵,至今拿不出解决方案。李大爷一通电线。

  李大爷带海都记者来到了三楼的公共露台。30多平方米大,摆放有三个铁架,上面晒着上百条毛巾,几乎占满整个露台。“养生馆之前还用水泥块将门堵死”,后来,李大爷与物业前后沟通了六次,物业才令养生馆把门打开。李大爷还是不满意,“门打开了也没用,都被占满了,六栋的不该占用我们五栋的,必须搬走”。

  养生馆的工作人员承认,露台的确是公共空间,当初不该锁上门单独占用。因为天气潮湿,烘干机不够用,所以利用这里晒毛巾。“我们在这里晒,你们也可以晒,为什么抓着不放呢?”其他业主也劝李大爷别再管了。业主吕小姐说,“说句不好听的,又不是放在我们走廊上,妨碍不到我们,我们年轻人上班很忙的,根本没空管这种事。”李大爷又吃了不少闭门羹。

  提到李大爷,物业公司的蒲经理说“熟得很,他来找物业的频率是相当高”。他说,他佩服李大爷孜孜不倦的维权精神,但物业能做的很有限,“晒毛巾属于邻里纠纷,养生馆不肯搬,物业也无权强制执行,只能建议李大爷去找政府部门解决”。

  李大爷不再去敲物业和邻居的门,他并未放弃。“小区的事,每个业主都有权利,都要表态。公摊面积,不管自己用不用,我们都要维护自己的权利,否则被侵占的只会越来越多,我继续维权,就是要让大家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  昨日上午,万安街道执法中队前往阳光国际小区,确认养生馆非法侵占小区公共部分,将发函给住建部门管理。李大爷说,他将会继续配合部门调查,维权到底。

  听闻李大爷维权成功,业主吕小姐态度有了变化,“这几年来,难为他了,为的都是我们大家,”说着,吕小姐立马去平台看了看,“说实话,李大爷维权这么久,这里我都没来过,地方还挺大的嘛,不该被占”。

  3年前,儿子把他从黑龙江接到泉州,就想让他享清福。可这两年多来,李大爷都没闲着,“以前在单位,大家都说我爱管,现在也改不了了”。其实,李大爷平常不住阳光国际小区。每天他像上班一样,8点准时来“报到”,找物业、找商家、找邻居说理、协商,晚上回桥南住。

  作为退休干部,李大爷还揪出小区不少毛病。如,电梯长期未修、业委会迟迟未成立、物业多头管理,因为这些事儿,他一直做着小区里的“刺头儿”。“我遇事不怒,事情解决了这一页就翻过了,不和人生气”。

  和物业“战斗”还不算什么,李大爷觉得,周围人的不解,才让他难受。儿子劝他,别弄了,身体要紧。儿媳劝他,和物业的关系弄僵,以后不方便。曾经一位不耐烦的业主见他屡次敲门,叫他“滚出去”。回想这些,李大爷摇摇头,“你说我这是为了啥,谁都不支持,其实我是为了大家好。法律法规不能是摆设,我要捍卫它”。

  两次维权成功,李大爷和不少业主关系都弄僵了,见面都不打招呼。儿子儿媳说他太孤单了。但李大爷说自己虽孤单,但做着对的事,绝不后悔,他还想把维权的知识和经历分享给大家。李大爷说:“被侵占不吭声,迟早会起纠纷,只有业主较真了,物业的服务才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李大爷让我想到一个人34岁的律师郝劲松,他在火车上买了一瓶一块五毛钱的水,向列车员要发票,列车员说火车上自古以来就没有发票,这个人就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。他说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,总是等着服从,但是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,接下来我们有可能就会放弃土地权、财产权,甚至生命安全。是的,权利如果不用来争取,权利就是一张纸,他最后成功了。

  我又想到一个人,一个50岁的中年女性,她为老家宅基地的问题,花费了近2年时间去争取。之前已有很多和她一样的人坚持几个月后,纷纷选择放弃,女儿也劝她放弃,但她坚持每个月15日,拉上丈夫找相关负责人。这个人是我妈,虽然,她最后失败了。

Power by DedeCms